宗教改革為什麼是必要的?

 

Why Was the Reformation Necessary?

作者:葛福雷(Robert Godfrey

誠之譯自:

https://www.ligonier.org/learn/articles/necessity-reformation/

 

教會不斷需要改革。即使在新約聖經中,我們也看到耶穌在譴責彼得,保羅在糾正哥林多人。由於基督徒永遠是罪人,教會就不斷需要改革。然而,對我們來說,問題在於:何時是絕對需要改革的時候?

 

十六世紀的偉大改教家認為,當時的改革是緊迫的、必要的。在為教會進行改革時,他們拒絕了兩個極端。一方面,他們拒絕那些堅持認為教會基本健全,不需要從根本進行變革的人。另一方面,他們拒絕那些自以為可以在每個細節上創造出完美教會的人。教會需要進行根本性的改革,但它也必須不斷地自我歸正。改教家是從他們對聖經的研究得出了這些結論。

 

1543年,斯特拉斯堡的改革家馬丁·布瑟(Martin Bucer)要求約翰·加爾文(John Calvin)為宗教改革撰寫一份辯護文,以便在1544年在斯拜爾(Speyer)舉行的帝國會議中呈現給皇帝查理五世。布瑟知道羅馬天主教皇帝被一些謀士所包圍,他們不斷詆毀改革教會的努力,他相信加爾文是最有能力捍衛更正教事業的牧師。

 

加爾文接受了這個挑戰並撰寫了他最的作品之一改革教會的必要性The Necessity of Reforming the Church。這篇重要的論文並沒有說服皇帝,但它已被許多人視為有史以來說明改革宗理想的最佳說帖。

 

加爾文首先觀察到,每個人都認為教會有「無數的、嚴重的毛病」。加爾文認為事情如此嚴重,以至於基督徒無法忍受,改革還要「更久的拖延」或等待「緩慢的補救措施」。他拒絕這一論點,說改教家犯了「魯莽和邪惡革新」的罪。相反,他堅持認為「上帝興起了路德和其他人」,以保護「敬虔的真理」。加爾文看到基督教的基礎受到了威脅,唯有聖經真理才能更新教會。

 

加爾文著眼於教會生活中需要改革的四個重要領域。這些領域構成了他所謂的教會的靈魂和身體。教會的靈魂是由「對上帝的純淨和正當的敬拜」和「人的救贖」所組成。而教會的身體是由「聖禮」和「教會治理」所組成。對加爾文來說,這幾件事是宗教改革辯論的核心。它們對教會的生活至關重要,也只能根據聖經的教導才能正確理解。

 

我們可能感到驚訝的是,加爾文把如何敬拜上帝作為宗教改革的首要問題,但這是他一貫堅持的主題。早些時候,他寫信給紅衣主教沙度里多(Sadoleto):「沒有什麼比荒謬的崇拜對我們的得救更為有害的。」崇拜是我們與上帝會面的地方,這樣的會面必須按照上帝的標準來進行。我們的崇拜形式會表明,我們是否真正接受上帝的話語作為我們的權威並順服它。自己創造的崇拜,既是一種靠行為稱義的形式,也是偶像崇拜的表現。

 

接下來,加爾文轉向我們通常認為的,宗教改革最重要的議題,即稱義的教義:

 

我們堅持認為,無論我們如何描述一個人的行為,他在上帝面前被視為義人,都只是基於白白的憐憫;因為上帝在不看重人的行為的情況下,藉著將基督的義歸算給人,就在基督裏白白地納認他,把他當成屬自己的百姓。我們稱之為信心的義,也就是說,一個人對一切行為失去了信心,確信他蒙上帝接納的唯一理由就是自己所缺乏的義,並且是從基督借來的。世界總是受到誤導而誤入歧途之處(因這個錯誤幾乎盛行在每個時代在),在於想像:人無論有多少缺陷,仍然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藉著行為得到上帝的恩寵。

 

這兩樣構成教會靈魂的基本事宜是由教會身體所支持的:聖禮和教會治理。聖禮必須恢復到聖經所規定的純淨而單純的意義和用法。教會治理必須拒絕所有違背神的話、捆綁基督徒良心的暴政。

 

當我們看到今日的教會時,我們很可能會得出結論:在加爾文關注的許多領域上,教會仍然需要進行宗教改革——誠然,這是必要的。只有上帝的聖道和聖靈才能改變教會。但我們應該忠心地禱告和工作,懇求主讓這種改革在我們這個時代就降臨。

 

 

 

Filed in: Tags:

新增評論

  Country flag

biuquote
  • 評論
  • 即時預覽
Loading

© 2011 改革宗出版社(Crtsbooks.net) | Running on BlogEngine.NET 2.8.0.1
Theme: ChannelPro 1.0